资讯首页> 高端访谈 > 李铁:为百姓服务才是打造智慧城市的根本

    李铁:为百姓服务才是打造智慧城市的根本

    高端访谈2018年11月05日
    分享

    “智慧城市不是设计出来的,是所有智慧产品在社会应用和城市领域的应用才出现了所谓的智慧城市。离开了应用,离开了社会对市场化的服务,很难想智慧城市离我们的距离到底有多远。”113日,2018沈阳·第五届中国智慧城市创新大会主论坛举办,国家发展改革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理事长、首席经济学家李铁在发表主旨演讲时坦言。

    李铁

        李铁举例说,几天前,一个贵州的花果山集团,他们找我去谈关于城市的交通改造的方案,花果山集团在贵阳市承建了一个巨大的棚户区改造项目,改造项目十平方公里,六十万人口,四十万辆车,交通极其拥堵,他们请了上海一个设计院花几千万资金解决路口改造和道路拓宽问题。问到我这个问题怎么解决,我想十平方公里六十万人,比上海浦西的人口还要高,所以你改造多少个路口、拓宽多大的路面,堵车仍然是不可回避的事情,我们也不能停留在这种拆拆迁迁、大动钢筋混凝土的方式去改变城市。智慧的方法可以让我们换一个角度考虑城市综合治理。

        第一,大数据是最好的办法。可以通过大数据对这六十万人进行分析,每分、每秒、每时、每刻你在什么地方,怎么出行,一清二楚,我们可以清楚的掌握在这十平方公里地区内白天的车是多少、晚上的车是多少,出到区外的车是多少、在区内停留的车是多少。如果我们知道了这个数据,就可以准确掌握这个城市的空间、交通、流量的分析。掌握了流量分析,就可以分门别类的区别,比如出了区域外的通行流量和域内通行流量在什么时间最大、什么时间最小,就可以拿出一个综合的解决方案,但是这只是一件事情。

        第二,我们可以通过智慧的方式、通过智能的方式来解决问题。我们也知道现在我们有交通信号灯系统,但是交通信号系统也在少数城市运用了大数据,根据大数据测算的流量决定交通信号灯的长短。但是城市交通拥堵取决于两个因素,一是车的总拥有量,二是瞬间突发性事件导致的交通拥堵。我们可以通过大数据的判断解决城市交通拥有量的问题,什么时候车多、什么时候车少可以通过信号灯调控,但是我们解决不了路口发生突发情况造成的瞬时拥堵。人工智能其实已经解决了问题,比如说我们看到人脸识别,我们可以通过人脸无数个要素来判断对你的特征认知度,来解决识别率高的问题。那么我们可不可以做流量识别呢,就是把人工智能因素在每一个路口,把这种智慧放在最前端,通过信号灯判断流量多少,任何一个突发性事故都逃不过这个流量识别的眼睛,它可以瞬间解决交通信号的放行问题,也不受常规流量限制。但是这够不够呢?不够,因为这个信号灯变了下个信号灯怎么调整还是需要重新测算,这个时候人工智能就能发挥作用了。

        第三,城市会有停车问题,停车问题对中国来讲是比较大的令城市政府头疼的一件事情。我们可以根据大数据的计算,因为我们知道白天车多少、晚上车多少,哪个车位有潜在价值,是不是可以通过停车的问题解决这个城市停车位不足,以及由于盲目停车带来交通流量增加的问题呢?当然可以,这就是第三个解决方式之一。既有智能因素,又有智慧因素,也通过大数据测算。

        第四,共享的方式。第一是共享单车,最近关于共享单车有很多争论,大量共享单车被扔到废旧空间里,说这造成极大的浪费。当然我知道这是很多人对于市场产生的一种智慧型的企业负面的评估,可是我们知道还有同样的案例,很多政府去做的共享单车投资了几个亿放在那里没人去问,也没有媒体宣传。既然政府可以造成几个亿的浪费,这几千辆自行车与之相比小巫见大巫。能不能转过来变成对共享单车的支持,最重要的是解决交通问题,有了共享单车,北京市可以提高交通通行率22%,如果我们在这个城市充分运用了共享单车的概念,我们可以把共享单车归结为两个,自行车和电单车,像重庆、贵州、贵阳等山区城市共享电单车就可以解决问题,像沈阳这样自行车就可以解决问题。如果共享单车利用率在本区域内大幅度提高,一定会降低交通拥堵率。

         共享还有一个概念就是共享汽车,共享的汽车又分两种,一种是网约车,一种是共享出租车。有计算,共享出租车能够降低城市拥堵15%左右。如果再把共享汽车的概念引入到城市中去,而不是采取排斥的方法。因为最近又有一个案例,关于滴滴打车,发生了三起安全事故,受到了全国很大的抨击。任何一个事故对于民营企业来讲都是正常的,只不过是提醒我们需要通过技术手段和方法来改善问题,但是不能一棍子打死。当然共享汽车还面临着过去经营竞争主体,大量出租车公司和共享汽车竞争,由于伤害他们的利益也形成了网络的舆论和轰炸,导致了政府的决策发生了偏离。城市治理,我们要怎么看待这些事情?想到一条,方便社会的、方便居民的服务为第一原则,当然要提高安全的意识等等。对这种新兴事物,人大法工委已经做了调查,出租车案发率十万之0.67,共享汽车的案发率是0.43,它的案发率比出租车低多了,比黑车低得更多。如果我们在一个城市解决交通方案中运用的共享模式,是不是就可以综合的解决拥堵问题呢?当然可以。

        共享模式第二种就是我们可以通过大数据计算平均出行汽车的人次率,每台汽车到底有多少人出行。可以通过政策,根据中国特点鼓励两到三人出行,大大提高汽车的效果,就会减少汽车出行率,也会某种程度上解决交通拥堵问题。

    相关阅读